周富裕挂帅归来,周黑鸭启动裁员计划

编辑:三茅网 2024-06-18 10:11 303 阅读

周黑鸭创始人周富裕又“出山”了。

6月12日晚间,周黑鸭对外公布了一则人事变动,张宇晨因个人发展原因辞任行政总裁、执行董事及董事会策略发展委员会委员,至此不再担任任何职务。

接棒的是老板周富裕,“救火”意味明显。

挂帅归来的周富裕能否带领周黑鸭走出困境尚未可知,但其显然已瞄向“降本”模式。《国际金融报》记者从供应商处了解到,周富裕归来首战将动刀内部组织架构。据悉,周黑鸭已基本确定裁员计划,此次裁员涉及面较广,近乎涵盖集团各部门,人员比例在20%-30%左右。

吴典摄

按相关规定,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及行政总裁的职责应有区分,不应由一人同时担任,考虑到周黑鸭目前正处于重要的战略变革期,只能行非常之事,“其将不会就担任行政总裁一职领取薪酬”。

亲自上阵前,周富裕曾十分看好张宇晨,后者2019年加入周黑鸭。当年8月,张宇晨接棒郝立晓,成为周黑鸭的行政总裁。这之中还有一个插曲,郝立晓离任时,由于没有合适的继任人员,周富裕“替岗”了三个月,直到张宇晨加入。

作为一名行业“老兵”,张宇晨在消费品领域拥有20余年的运营及管理经验,曾先后任职于宝洁公司、欧莱雅中国、美太芭比(上海)贸易有限公司、孩之宝商贸(上海)有限公司,主管市场销售。

来到周黑鸭后,张宇晨带领后者转变经营模式,从原本的主打直营模式转向放开加盟,以谋增长。2019年11月,周黑鸭正式对外宣布开启特许经营模式,后又于2020年再次宣布开放单店特许经营模式。

截至2019年6月,周黑鸭拥有自营门店1255家,当年底增至1301家,2020年至2023年,周黑鸭的门店总量分别为1755家、2781家、3429家和3816家。

上述增长其实没有达到预期,尤其是在2023年。2023年全年,周黑鸭净增门店387家,而2021年及2022年则分别净增门店1026家、648家,扩张速度明显放缓,且远低于此前定下的1000家新开店指标。

对比同行会更明显地看到周黑鸭增长的乏力。截至2023年末,绝味鸭脖拥有门店15950家,紫燕百味鸡、煌上煌则分别为6205家、4497家。

增长焦虑之外,在张宇晨就任的五年时间里,周黑鸭业绩表现低迷,因而业内有声音认为,这是张宇晨离开的主要原因。

2019年,周黑鸭实现营收31.86亿元,虽不及上年,但规模仍保持在30亿元以上。不过这一情况没有维持多久,次年该指标便骤降至21.82亿元,此后几年一直波动反复,2023年创下的营收是27.44亿元,仍未恢复到此前的水准。

更重要的是净利润水平,这几年里,周黑鸭变得越来越不挣钱。张宇晨上任后的第一份财报中(2019年),周黑鸭净利润从上年的5.4亿元降至4.07亿元,2020年进一步下滑至1.51亿元,2021年至2023年则分别为3.42亿元、0.25亿元、1.16亿元。

按此前定下的业绩目标,周黑鸭在2023年要达到2亿元净利润,而实际完成度只有58%。未能达标的原因之一是第四季度的亏损,该公司曾在业绩预告中提到“2023年第四季度消费需求明显减弱,其导致了该季度的净亏损”。

以同比增速来看,张宇晨任职的这五年时间里,周黑鸭的净利润只在两个财年实现增长,且2022年还创下了最低记录。而张宇晨的薪酬水平则与之相反。公开信息显示,其于2020年的年薪为670万元,2022年已接近1300万元。

二级市场方面,2019年8月至今,周黑鸭股价累计跌幅超过50%。为向市场传递信心,今年3月,周黑鸭祭出一份股份回购计划,称董事会拟于自2024年3月28日起至2025年举行的股东周年大会结束期间动用最多4亿港元进行股份回购。

这些迹象都表明,周黑鸭已经走到了阵痛期,亟需改革。

今年5月,周黑鸭宣布将全面铺开“锁鲜&散卤二合一门店”战略,这一模式下,消费者既可在周黑鸭门店中购买到“锁鲜装”即包装食品,也能买到现捞热卤和散装称重产品。目前,该模式已在湖北省内的多家门店铺开。社交平台上,有人将这一举措评价为“开历史倒车”;亦有消费者认为,在消费降级时代,散称是正确选择,且口味会比锁鲜好一些。

孙婉秋摄

周黑鸭是下了决心要推行这一模式的。

此次“换帅”之外,周黑鸭还委任了两名执行董事,分别为吕汉斌、王亚利。其中王亚利为集团华中大区总经理,负责华中地区总体销售及管理工作,同时也是公司战略级项目二合一模式升级的负责人。

2005年,王亚利作为一名门店店员加入周黑鸭,历任公司门店店长、门店主管、营运经理、区域经理、华东大区总经理、鄂豫大区总经理等职务,在休闲卤制品业从业超过十八年,曾带领所管理的区域在短时间内实现扭亏为盈。

吕汉斌则是集团供应链首席官,曾任达能中国饮料集团公司供应链副总裁等职位,在世界500强跨国企业及亚太区企业拥有20多年丰富的供应链及运营管理经验。

(本文来源腾讯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480个Excel函数神技巧,让你工作效率翻倍!(建议收藏)π
众所周知,做HR的每天都需要做大量的数据登记,而且这些工作都需要非常严谨,不管是招聘、入职、培训、升职加薪、离职等,都需要做好记录,以便后期查询的同时,并留下文件版证据。三茅君认为最怕扯皮的岗位就是人...
2024-07-17 09:18
下载APP
扫码下载APP
三茅公众号
扫码添加公众号
在线咨询
扫码在线咨询
消息
关注
粉丝
正在加载中
猜你感兴趣
换一批
评论和点赞
59452
企业的人才理念应该和整体的用人理念有所区别,因为人才和普通劳动力,本身就身就存在质量身就存在质量存在质量
评论和点赞
59452
企业的人才理念应该和整体的用人理念有所区别,因为人才和普通劳动力,本身就身就存在质量身就存在质量存在质量
评论和点赞
59452
企业的人才理念应该和整体的用人理念有所区别,因为人才和普通劳动力,本身就身就存在质量身就存在质量存在质量
评论和点赞
59452
企业的人才理念应该和整体的用人理念有所区别,因为人才和普通劳动力,本身就身就存在质量身就存在质量存在质量
评论和点赞
59452
企业的人才理念应该和整体的用人理念有所区别,因为人才和普通劳动力,本身就身就存在质量身就存在质量存在质量
更多
消息免打扰
拉黑
不再接受Ta的消息
举报
返回消息中心
暂无权限
成为三茅认证用户,即可使用群发功能~
返回消息中心
群发消息本周还可群发  次
文字消息
图片消息
群发须知:
(1)  一周内可向关注您的人群发2次消息;
(2)  创建群发后,工作人员审核通过后的72小时内,您的粉丝若有登录三茅网页或APP,即可接收消息;
(3)  审核过程将冻结1条群发数,通过后正式消耗,未通过审核会自动退回;
(4)  为维护绿色、健康的网络环境,请勿发送骚扰、广告等不良信息,创建申请即代表您同意《发布协议》
本周群发次数不足~
群发记录
暂无记录
多多分享,帮助他人成长,提高自身价值
群发记录
群发文字消息
0/300
群发
取消
提交成功,消息将在审核通过后发送
我知道了
您可以向我询问有关该内容的任何信息,或者点击以下选项之一:
{{item}}
三茅网出品,免费使用
复制
全选
总结
解释一下
延展问题
自由提问

周富裕挂帅归来,周黑鸭启动裁员计划

编辑:三茅网2024-06-18 10:11
303 阅读

周黑鸭创始人周富裕又“出山”了。

6月12日晚间,周黑鸭对外公布了一则人事变动,张宇晨因个人发展原因辞任行政总裁、执行董事及董事会策略发展委员会委员,至此不再担任任何职务。

接棒的是老板周富裕,“救火”意味明显。

挂帅归来的周富裕能否带领周黑鸭走出困境尚未可知,但其显然已瞄向“降本”模式。《国际金融报》记者从供应商处了解到,周富裕归来首战将动刀内部组织架构。据悉,周黑鸭已基本确定裁员计划,此次裁员涉及面较广,近乎涵盖集团各部门,人员比例在20%-30%左右。

吴典摄

按相关规定,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及行政总裁的职责应有区分,不应由一人同时担任,考虑到周黑鸭目前正处于重要的战略变革期,只能行非常之事,“其将不会就担任行政总裁一职领取薪酬”。

亲自上阵前,周富裕曾十分看好张宇晨,后者2019年加入周黑鸭。当年8月,张宇晨接棒郝立晓,成为周黑鸭的行政总裁。这之中还有一个插曲,郝立晓离任时,由于没有合适的继任人员,周富裕“替岗”了三个月,直到张宇晨加入。

作为一名行业“老兵”,张宇晨在消费品领域拥有20余年的运营及管理经验,曾先后任职于宝洁公司、欧莱雅中国、美太芭比(上海)贸易有限公司、孩之宝商贸(上海)有限公司,主管市场销售。

来到周黑鸭后,张宇晨带领后者转变经营模式,从原本的主打直营模式转向放开加盟,以谋增长。2019年11月,周黑鸭正式对外宣布开启特许经营模式,后又于2020年再次宣布开放单店特许经营模式。

截至2019年6月,周黑鸭拥有自营门店1255家,当年底增至1301家,2020年至2023年,周黑鸭的门店总量分别为1755家、2781家、3429家和3816家。

上述增长其实没有达到预期,尤其是在2023年。2023年全年,周黑鸭净增门店387家,而2021年及2022年则分别净增门店1026家、648家,扩张速度明显放缓,且远低于此前定下的1000家新开店指标。

对比同行会更明显地看到周黑鸭增长的乏力。截至2023年末,绝味鸭脖拥有门店15950家,紫燕百味鸡、煌上煌则分别为6205家、4497家。

增长焦虑之外,在张宇晨就任的五年时间里,周黑鸭业绩表现低迷,因而业内有声音认为,这是张宇晨离开的主要原因。

2019年,周黑鸭实现营收31.86亿元,虽不及上年,但规模仍保持在30亿元以上。不过这一情况没有维持多久,次年该指标便骤降至21.82亿元,此后几年一直波动反复,2023年创下的营收是27.44亿元,仍未恢复到此前的水准。

更重要的是净利润水平,这几年里,周黑鸭变得越来越不挣钱。张宇晨上任后的第一份财报中(2019年),周黑鸭净利润从上年的5.4亿元降至4.07亿元,2020年进一步下滑至1.51亿元,2021年至2023年则分别为3.42亿元、0.25亿元、1.16亿元。

按此前定下的业绩目标,周黑鸭在2023年要达到2亿元净利润,而实际完成度只有58%。未能达标的原因之一是第四季度的亏损,该公司曾在业绩预告中提到“2023年第四季度消费需求明显减弱,其导致了该季度的净亏损”。

以同比增速来看,张宇晨任职的这五年时间里,周黑鸭的净利润只在两个财年实现增长,且2022年还创下了最低记录。而张宇晨的薪酬水平则与之相反。公开信息显示,其于2020年的年薪为670万元,2022年已接近1300万元。

二级市场方面,2019年8月至今,周黑鸭股价累计跌幅超过50%。为向市场传递信心,今年3月,周黑鸭祭出一份股份回购计划,称董事会拟于自2024年3月28日起至2025年举行的股东周年大会结束期间动用最多4亿港元进行股份回购。

这些迹象都表明,周黑鸭已经走到了阵痛期,亟需改革。

今年5月,周黑鸭宣布将全面铺开“锁鲜&散卤二合一门店”战略,这一模式下,消费者既可在周黑鸭门店中购买到“锁鲜装”即包装食品,也能买到现捞热卤和散装称重产品。目前,该模式已在湖北省内的多家门店铺开。社交平台上,有人将这一举措评价为“开历史倒车”;亦有消费者认为,在消费降级时代,散称是正确选择,且口味会比锁鲜好一些。

孙婉秋摄

周黑鸭是下了决心要推行这一模式的。

此次“换帅”之外,周黑鸭还委任了两名执行董事,分别为吕汉斌、王亚利。其中王亚利为集团华中大区总经理,负责华中地区总体销售及管理工作,同时也是公司战略级项目二合一模式升级的负责人。

2005年,王亚利作为一名门店店员加入周黑鸭,历任公司门店店长、门店主管、营运经理、区域经理、华东大区总经理、鄂豫大区总经理等职务,在休闲卤制品业从业超过十八年,曾带领所管理的区域在短时间内实现扭亏为盈。

吕汉斌则是集团供应链首席官,曾任达能中国饮料集团公司供应链副总裁等职位,在世界500强跨国企业及亚太区企业拥有20多年丰富的供应链及运营管理经验。

(本文来源腾讯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展开全文
顶部
AI赋能,让您的工作更高效
您可以向我询问有关该内容的任何信息,或者点击以下选项之一:
{{item}}
{{copyMenuTxt}}
您可以向我询问有关该内容的任何信息,或者点击以下选项之一:
{{item}}
{{copyMenuTxt}}
三茅网出品,免费使用
复制
全选
总结
解释一下
延展问题
自由提问
联系我们(工作日 09:00-19: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