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茅
创作中心 学习中心 会员中心

《那些年,离职遇到的坑》(2)

作者 杨长清 2021-01-13 16:52 1591

《那些年,离职遇到的坑》(2)

杨长清

 写在前面

 漫漫人生路,遇坑不胜数。人生的坑是人生成长的营养粉,职场的坑是职场成熟的催化剂。

职场的坑,细细算来,还真的不少。面试时,录用时,入职时,工作中,奖金结算时,绩效考核时,离开时……

理论上说,职场上的每个人都是会离职的人,某天,都会离职或被离职。

 职场中,从老东家暂时的离开到一个新的去处,其实是一个旧的结束,一个新的开始;离开是一种成长,是一种成熟。人总会在离开的过程,在交接的瞬间,在转换的时刻,产生很多的思考。我们对于离开时,尤其是上一次离开时的故事情节,大多数人也会记忆犹新、感受深刻,这种记忆与感受通常会让人快速地成长,变得成熟,也让我们在职场中渐渐地完善自己、认识自己、调整自己,逼使我们不断地适应职场,最终成为职场广受欢迎的好朋友。对,做职场的朋友。

你以职场为朋,职场以你为友。做职场的朋友,向幸福出发。

与同在职场的你,共勉!(敬请持续关注,章节更新中)

 

第二章 冲冠一怒为奖金!

既然谈不了感情,那就谈钱吧。

本来对刘珂的不以为然还耿耿于怀的罗家润,在算了算自己应得的奖金之后,心里也倒也释然了不少,因为根据罗家润自己的核算,奖金的数量还是挺可观的。

 

罗家润给刘珂微信上先是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刘珂也回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珂总,我要走了,奖金之事还得您费心过问一下。”

“你自己有没有算过,大约是多少呢。”

“我算了一下,粤桂项目,西湖项目,东泰项目三个项目,加起来大约有103000元。”

“3000元吧”。

“3000元?不对。是103000元。”

“3000”。

“珂总,你确定没有跟我开玩笑?”

“是呀,是你先开玩笑的。”

这微信没法聊了。

*

成艳,宏锋公司的财务总监,罗家润早就对这比他大十多岁的未婚大龄女抱有成见,成艳从不施粉黛,罗家润觉得她很异类:本来就不漂亮,还不化妆,对得起谁呀,日子过得也太马虎了;每次成艳看到他的报帐单,都要问东问西,搞他好像是在弄小名堂似的。瑞林集团的公子,我会在意报销的那点钱。每次成艳在摆弄,质疑那些票证的时候,罗家润心里就想笑。

 

粉红色的甲壳虫进了公司的地下停车场,哒哒哒,远远地,罗家润就听到了成艳标志性的脚步声。罗家润站直了身子,迎上去。

 

“成总早,今天的粉蓝配绝了,我们成总品味就是高,哟,早餐还没吃呢,我这有现烤的面包,全麦土司,给。”罗家润正对着成艳笑着迎了过去。除了报帐,一年365天,难得与她说上几句话,当然,笑,更难得。

 

“哟,罗家润,今天这么客气。”

看见我们成总,心情当然好呀,我们成总早餐都这么讲究,油条配豆浆,有诗有远方。”

成艳提着二根油条、一杯豆浆。

“你就别油嘴滑舌啦,说正事儿”成艳嗔道。

“得了成总,不跟您转弯抹角了。我的那个粤桂项目的奖金总共是多少,要不您高抬贵手给我先结了。行不。”罗家润走在前面,帮成艳推开财务室的大门。为了保险起见,财务部门另行加了一道防盗门。

 

“不至于吧,这个项目的奖金总共也就毛儿八分的,还不够你罗家润惦记的。”成艳边吸着豆浆,边附和笑道,看上去似乎有点阴阳怪气。

“再说,分你多少我也不知道呀,这个你得问刘珂。”成艳进了门,随手放下包,包的颜色很艳,LOGO很大,CHANEL。

 

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不会这么爽快的,罗家润心里嘀咕着,不过,他忍住了,没有发作,要是平时,他会对怼她,也不会这么柔声柔气。

 

“成总,我都不干了,你帮我问问刘珂,看有多少吧。”罗家润继续求着成艳。

“那这个可不好说,公司首先要核算粤桂项目的成本,还要看最后项目的结算情况,再说这个项目的款还没有回完,奖金的事儿还早着呢。”

 

“成总,那你看能不能先通融通融,我离开以后,一是没有时间过来,找您也不方便,二是现在不算清楚,走了以后指不定有多少,有没有还不知道呢。”

“不是不想帮你,公司有这个规定,我们财务只管发钱不管算钱的。要不你去找刘珂想想办法。”成艳将球踢给了刘珂,罗家润无奈地走出了财务部。

*

“嗖、嗖”微信上传来了新消息提示音。罗家润一看,正好是刘珂的。

“成艳同意了奖金的事吗?”刘珂在微信里问。

 

这个刘珂,奖金之事不帮我争取,要我自己找财务;财务让我找刘珂,罢明在推脱。明知道我要走了,肯定不想给,就是给也不会太多。成艳话中有话:这个项目的奖金总共才毛儿八分。分到我这儿,指不定是一毛,还是八分呢。罗家润越想越气,恨恨地将脚边的一个空冰红茶瓶子踢了出去,瓶子在空荡荡的走廊里滚来滚去,哐当哐当声更加增添了罗家润内心的烦燥。

 

刘珂对我的离职不关心,现在倒是关心起奖金来了,这里面肯定有问题,罗家润越想越感到不对劲。

 

粤桂项目是宏锋公司一个省外重点项目,罗家润是这个项目的主创设计师,也是项目的核心骨干。不知为什么,客户方主持工作的周艳局长,只对罗家润的方案积极表达意见,态度友好,好签字,但对项目组其他人员的报告与方案,她却少有认可,多是批评与推脱,她多次给刘珂、甚至是大老板戴维维提到过罗家润不错,说罗家润到底是喝过洋墨水的。戴维维也在公司的大会小会上表扬罗家润,说罗家润的工作得力,有才华,有想法,有创意,对公司的贡献大得很,全公司要以他为标杆,向他学习云云。

 

粤桂项目前,刘珂还只是设计部的副总监,项目完成之后,刘珂就成了公司的设计总监,并且进入了公司的经营班子。刘珂为此给罗家润许诺,要从部门的经费单独给他奖励,如果公司不同意他的奖励方案,他就是私人掏腰包也会给他的。

 

要走了,刘珂这么冷漠,什么意思?怕我分他奖金?他不是说会私人掏腰包的吗?不管了,直接去找他要吧。罗家润边往办公室赶,边想。

 

“罗家润,这么急就走了,你爸催着你回去,要接班了?”刘珂对走进办公室的罗家润,一改昨日的冷漠,看上去似乎温和了不少。

 

“接什么班呀,珂总,我辞职的事,我爸也是今天上午才知道,他已经通知瑞林的人事部了,禁止任何人与我接触,瑞林集团所有公司都不会接受我的。我妈还告诉我,从这个月开始,我的零用停发,我都不知道怎么过呢。”罗家润随手拿起桌子上的烟,点着,罗家润并不常抽烟,一般只是心情不好或者喝了酒之后才偶尔抽抽。

 

“人呀,不逼自己一把,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狠。试试换种方式吧,换个环境也未必是件坏事。”

到外面闯闯,也是种锻炼。”刘珂开始鸡汤罗家润。

“拿什么闯呀,我是典型的月光族,这还是我妈每月生活开支足额的情况下,我自己养活自己都困难,还闯。要闯也是瞎闯,我都不知道后面怎么办。”罗家润少有的自怜起来。

“会有办法的。”

 

“珂总,上次你答应的,奖金的事情。有戏没,能有多少。”罗家润对刘珂勉强地笑了笑。

“奖金?没有呀。粤桂项目,公司也没有发直接的奖金给我们部门呀。”刘珂表情有点不自然。

 

“不是说,你会从部门的奖金里分出来一些吗。”罗家润急了,声音有点高。

“是呀,你要是没走,部门的费用倒是可以匀些给你。但你一走,其他的同事就不答应了,说我刘珂要把奖金分给一个要走的人,他们就都走了算了。我是左右为难呀。”

 

“奖金的分配,在公司的制度里是有明文规定的,比例是多少?各个工种的系数是多少?什么时候与我们结算?都是有规定的。而且,我都是按实际的进度与标准来统计的,没有回款的,没有确认的收入的那部分也并没有算进来。我要的是最少最少的啦,没多要公司一分钱。我只希望公司把应得的奖金给我,早点走人”

 

“我们的奖金,公司是按制度给了我们,但是今年五一不是大家出了一趟国嘛,这个费用全是从奖金里出的。我们出国的事情你知道呀,当时因为我们在国外,不还让你临时赶到办公室加班吗?”

 

“那还有西湖项目,东泰项目呢……”

 

原来你们出国游山玩水的费用,全是从奖金中出的哟,弄了半天,你们出国,我加班。太狡猾了,老狐狸。罗家润在心底里恨恨地骂道。

 

你不是说你自己私人也会掏钱么,罗家润把这句话咽下了,没说。

罗家润从桌上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点上。和天下,这烟不便宜,抽这么好的烟。罗家润心想。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这个帐,我是肯定要算的。”罗家润悻悻地走了。

*

“衡迪叔叔,你好,晚上有空不?想与您聊一聊。”罗家润给李衡迪发了一条微信。

 

李衡迪,罗瑞林的好友,之前在RD科技集团分管人力资源与工厂,并与麦肯锡有过深度的合作,最近在上市公司HM公司任高管,分管人力资源、科技研发等。瑞林集团能有今天的规模,与李衡迪不无关系。当年罗瑞林所经营的公司还只有几个人的时候,没有人,李衡迪利用他在RD的影响力,和关键候选人亲自面谈,为罗瑞林的信任背书,花时间,花精力与罗瑞林一起组建最初的研发团队;没有业务,李衡迪通过他在RD的优势,将一些不太关键材料交给罗瑞林采购,解了罗瑞林当初业务的燃眉之急。二人的关系更为密切的时候是在罗瑞林正式成立瑞林集团,集团改组之后。从不相信人力资源管理的罗瑞林见证了关键人才之于瑞林的生死、强弱,从此对李衡迪是心服口服、言听计从。

瑞林集团的接班人之事,就交由李衡迪全权设计了。

 

罗家润还是几年前刚才国外回来,罗瑞林为罗家润接风,为了罗家润的日后工作之事,特别安排罗家润与李衡迪见了一次面。之后,他们再也没有见过。

 

李衡迪久经沙场,罗家润这个瑞林集团的公子哥,没少给他爸惹事。关于瑞林集团的接班人选,罗瑞林也找他谈过多次,是学习华习公司的职业人接班,还是按照传统的子承父业。罗瑞林拿不准。

罗家润是不是瑞林集团的最佳人选,李衡迪也拿不准。

 

从不找他的罗家润,发来微信。深谙职场之道的李衡迪,感到罗家润遇到了麻烦。

二人在罗家润附近的原味咖啡碰面。罗家润将情况原原本本地给李衡迪讲了一遍。

“你提的奖金这个事情,本质不是奖金,更像是提成。”

 

“奖金与提成,有区别吗?”

 

“严格意义上说,提成与奖金都属于工资与收入,只要是双方约定好了,最后都有效,也都赖不了。”

 

“但在一般情况中,提成会与你的工作量或者工作的结果有关,提成的核算重点是工作量或者工作结果,所以只要工作量或者工作结果是明确的,那么提成的计算就毫无争议。”

 

“而奖金则与岗位的贡献有关,或者说与领导、主管对的绩效评价有关,你的贡献高或者评价高,那么奖金就高,反之,则少或没有,甚至可能被公司淘汰。同时,奖金是与公司的整体利润相关,公司有利润,则你就有,否则就没有。俗称,大河有水,小河不干。”

 

“奖金的发放,还与管理层或者直线主管的个人有关,有的主管或者老板甚至叫嚣,我高兴发多少就发多少。看心情发,这种情况也不在少数。奖金的主观因素会相对多些”

“提成的计算则相对奖金来说,简单了许多,提成不会关心公司的利润,只关心单个项目,或者任务的结果或者量。”

 

“劳动争议的实践中,提成由于形式与计算方式单一,争议少,所以一般主张,只要证据或者依据充分,提成要求的条件达成,则大多数情况下会得到支持;奖金的主张相对而言,注意这也只是相对而言,较少得到支持,因为奖金裁量的自由度太大。”

 

衡迪叔叔,我的奖金是有公司制度明确的,并且我用手机拍了下来。可以作为证据不?”

“你经手的项目,最后的情况怎么样,都结束了没有。”

 

“我要求计提的几个项目都是已经完工了的项目,而且已经回了款。”

“如果没有争议的,并且有明确的文字约定,你保留好证据就行了,当然最好也找找项目中其他的同事,问问他们的奖金情况,这也可以作为关键性的证据之一。”

 

“另外,你是要离开的人了,团队中想少分你点,或者不分你也是一些企业的潜规则。但你完全可以不用管那些。你只主张你合理的部分就可以了。”

*

得到了李衡迪的点拨之后,罗家润心里有了底,他决定再会会刘珂。

刘珂没在办公室,同事说他出差了,打他电话没有接,罗家润只好给他发一封有关奖金说明的、内容详实的邮件。二天过去了,刘珂没有回复。

 

第三天,罗家润有点坐不住,10多万钱呀。他决定问问刘珂到底什么意见,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

 

“刘珂,你回来没?”罗家润拿起电话,直呼其名,没有对刘珂发火就已经很给刘珂面子了。

 

刘珂只是很简单地说了一句,我在办公室,你过来吧。

 

“刘珂,你什么意思,电话你不接,邮件你不回。”一进门,罗家润本来就窝着一肚子火,看到刘珂还是悠闲地躺在沙发上没有,神情冷静,没有什么反应,罗家润朝着刘珂办公室的大门就是一脚。

 

罗家润一脚就把刘珂办公室的门给踢漏了。后来,行政部、总裁办都来了人看现场,奇怪的是,刘珂倒是平静,并没有发飙,任罗家润在那说着。罗家润见惹了事儿,门弄裂了,引来了一大帮人,自知理亏,说了几句走了,也没人让他赔。

 

事后,听别人私底下说,当初公司这栋写字楼装修时,刘珂是技术负责人,也是主创设计师,全程参与了公司写字楼的装修,当时的供应商跟刘珂,跟戴维维保证门是实木的,被罗家润踢漏后,才发现是胶合板的,事情穿帮之后,行政部、总裁办的人忙的忙维修,忙的忙申请赔偿。

 

他这一踢,还真有效。(未完待续……)

 

杨长清 人力资源老兵,素材取自亲历的劳动争议实践,或虚或实,或半或全,或新或旧;致力于华为人力资源工具的应用,专注于人才管理、绩效管理,新著《华为高绩效管理PBC:上下同欲 力出一孔》。

 

 

关于作者
著有:《华为高绩效管理PBC》《HR精英进阶之道》、《招聘、面试、录用与员工管理实操从新手到高手》、《云管理:互联网+时..
直播推荐 更多 >

三茅网2020年度牛人颁奖典礼2

徐渤bobo、夏国玮、战狼先生陈昌锦 等9人  

已结束 可回放 20984

下载
APP
扫码下载三茅APP

扫码下载三茅APP

微信
关注
扫码关注三茅微信

扫码关注三茅微信

客户
服务
在线咨询 意见反馈 0755-26555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