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茅
写总结 学习中心 会员中心

推荐 工作与休闲

作者 沈刚 2020-09-14 09:27 1506 阅读 0 评论 13 收藏

(阅读需要15分钟)

这些日子,后台有几位同学留言,并没有什么具体问题,只是表达了对工作的一些厌倦。他们羡慕Fire 人群,希望20多岁时努力赚钱,30多岁实现财务自由,然后摆脱工作束缚,过上极闲适但低物欲的生活。这篇长文章算是沈老师的回复吧。

 

 世界易变,人生短暂,拿出大把的时间单纯地享受生活的悠闲,想法真的很好。

 沈老师还想告诉同学们,这种生活方式并不是现代人才有的,而是植根于人类文明的历史深处,东方如此,西方亦是,甚至现代人远未达到古人生活的悠闲程度和层次。

 

“士”作为中国传统社会里政治和文化的精英阶层,骨子里是儒道互补,出将入相、修齐治平只是他们人生理想的一个侧面,另一个侧面恰恰是归隐田园、快意人生,换成现代语境,就是年轻退休。

 老子、庄子的道法自然,魏晋名士的放浪清高,始终是中国士人阶层一个精神高地,心向往之,力践行之。

    士人阶层的休闲生活是个什么样子?

    可读书,走进明清,李渔的《闲情偶寄》、沈复的《浮生六记》,就是一代代士风的真实写照,他们吟诗做画,弈棋书法;嗜茶品酒,闻香赏花;听雨观雪,登山侯月,读读闲书,做做雅事,雅致的生活方式穿越时空,引领着我们去体味什么是高质量的休闲。

 可出游,走进江南,苏州的耦园、留园、怡园、曲园、鹤园、听枫园、网师园、退思园、拙政园、沧浪亭、狮子林、环秀山庄等现存的二十几处历史悠久的私家园林,无不庭院深静,花树翳映,山石参差,清流潆洄,一代代士人息政归隐后,在一方方小天地里寄情山水,打理人生。当然,无锡的寄畅园和蠡园、扬州的何园和个园,上海的豫园,杭州的素竹园等等,都可以让我们细细品味到旧时光里园子主人那份独有的悠然。

 

 说起西方,文化源头自然是古希腊、古罗马。

 在古希腊,休闲是贵族阶层公认的美德,工作却常常使他们惭愧。在古希腊文字里,学校这个词意思就是闲暇,读书、思考和讨论问题才是值得向往的生活,工作比如做个手工,都要躲起来,太丢人了。

 就连他们的人物雕塑都被整成悠闲和深思的样子,在世界艺术史上因此获得了很高的评价,用温克尔曼的话是“高贵的单纯,静穆的伟大”。

 

 这里需要提到古希腊的一位知识精英,和中国诸子百家一个级别,他叫伊壁鸠鲁。老先生将古希腊“人是万物的尺度”的思想极端化,主张活着快乐就好,个休快乐可以代替人生正义,甚至断言如果放荡可以获得快乐,那么放荡也是善的。

 作为古希腊文明的延伸,古罗马很是钟情于伊壁鸠鲁。

 古罗马尤其到了它的中后期,真是做到了彻底的放荡。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波兰作家显克微支的小说《你往何处去》对此有细致的描写,上层社会竟和前两天媒体点名批评的“吃播大胃王”一样,他们最大的享受之一,竟是没完没了地吃,只不过饭量限制了他们对美食的欲望,于是吃了催吐、吐了再吃。这幅恶心的模样,中国和古希腊的雅致文化,只能隔着时空对他们表示失望。

 当然,古罗马也有其雄浑凝重、豪华壮丽的一面,比如它的建筑。

 

 但总的说来,不管中西文化,休闲的确自古以来是人类推崇的重要生活方式之一,无论是中国的精英阶层还是西方的贵族阶层,都珍视充分的闲暇,并追求高度精致化生活。

 这个看起来很符合现在网络上流行一句话,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成为更美好的自己。

 

 只不过这种表述,在现实生活中,颠倒了逻辑顺序。符合人类文明史的表达应该是,先成为更美好的自己,才有机会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在古代社会,普通大众如果不能实现阶层跃升,无法成为精英或贵族阶层的一员,根本不会有时间、精力和财富去享受什么休闲。很多时候,活着就已经占据了他们的全部。

 

 众所周知,“士”这个阶层,在中国古代一直是国家政治的操盘者和参与者,也是高雅文化的创造者和传承者。正是作为社会的精英阶层,他们才拥有足够的知识、财富和余暇,去追求一种极致雅趣的生活方式。

 正所谓“历宦海四朝身,且住为佳,休辜负清风明月;借他乡一厘地,因寄所托,任安排厅石名花”(留园主人盛旭人自撰联)。

 

 那些园林,花间隐榭,水边安亭,长廊云墙,曲桥漏窗,和我们现在看重房子的功能区分不同,园林的设计完全基于审美标准和精神需求。

 苏东坡说“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就是说,如果士人缺少雅致,就如同得了不治之症,品品这话。

 

 而士人就是读书人,是对古代中国知识分子的统称,他们何以从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上升通道就是同学们耳熟能详的科举考试。

 可能有些同学说了,那不就相当于我们考大学吗,有什么难的!好吧,我们来看一看。

 

 科举考试共分为五级:童生试、院试、乡试、会试和殿试。

 读过四书五经的人先参加童生试,名列前茅者参加县、府、院三级考试,通过者成为秀才。院试三年一考,一般来说一个县每三年能出十几位秀才,和高考相比难度如何?!当了秀才就可以有些特权了,比如免税免徭役、过堂免刑等。

 

 秀才之后要参加科试,先刷下去一半人,另一半才有资格参加乡试。乡试在京城和省城举行,也是三年一次,通过比例3%左右,这个难度恐怕远超被北清录取了。中举人后就有了资格去做官,干得好的可达县处级。什么概念,以现在一个县五大班子都算一块儿,处级的职位也就那么有数的几个。大家知道为什么范进中举都乐疯了,太不容易啊!

 

 会试是在乡试的基础上举办的,也是三年一次,从举人中选拔参加殿试的。以著名的江南贡院为例,共有号舍20644间,二万多名考生参试,通过者仅150人左右,比例不足1%

 经过重重选拔,最后迎来殿试,皇帝亲自主持,考中了叫进士。进士是朝廷高级官员主要后备力量,历史上的一、二品大员多是进士出身。这些人,放到今天,那就是十万里挑一的超级大牛娃。

 

 然而,竞争压力只是一方面,这一路过关斩将下来,顺利的话也需要十几年的寒窗苦读,学个二、三十年的也不在少数。

 况且,从前车慢、船慢,啥都慢,中华大地幅员这么辽阔,有限的几个考点,考生往往需要提前半年、一年就离家赶考。

 因此,读书很烧钱,很烧钱,很烧钱。

 请老师、上私塾要花钱,赶考一来一去,衣食住行,要花钱。相当于同学们祼辞去旅行一两年,你说得花多少钱。

 可见,凡是让孩子参加科举的家庭,条件实在不一般。

 

 中国古代阶层跃升这么难,同时代的西方会好一些吗?

 沈老师就呵呵了,西方还没有科举考试这种给普通阶层提供的上升通道。在他们那里,由门第、出身、财富等因素,构建了更加等级森严的金字塔社会。

 历史上,平民只有挣到了很多钱,通过公共捐赠获得社会声誉,才能让下一代接受更好的教育,然后跻身上层社会。

 可是在工业革命前,那么低的生产力水平决定了绝大多数平民能自给自足就不错了,哪儿还会有多余的财富?

 

 因此,相对于中国古代,西方的贵族过于封闭了。一个社会长时间不能实现阶层有序流动,结果是很可怕的,一场法国大革命,贵族的人头基本上都被砍光了。

 有同学就问,英国贵族怎么就没被砍光呢?那得感谢1688年的光荣革命,英国实现了君主立宪,王室放弃了权力,贵族也就不是本来意义的贵族了。只是直到现在,阶层上升渠道不畅的阴影还在,公侯伯子男等爵位依旧世袭,王室只对做出重大贡献的平民授勋爵,但这个爵位中看不中用,不能传承,无论你有多大成就,下一代还要从头再来。

 

 如果我们穿越回到古希腊、古罗马,不幸生于奴隶阶层,就别谈阶层上升了。大家看看关于角斗士的电影吧,为了享有一份平民的自由,需要我们无数次拼杀搏斗,对手被杀光了,狮子、猎豹还在前方虎视眈眈。

 这个阶层跃升的难度,沈老师考虑还是穿越到中国古代参加科举吧。

 有同学说了,穿越回去我们家也不是奴隶阶层。那就问问你爸妈,看看有几个家庭出身不是贫雇农?!别问我为什么。

 

 可见无论在中国,还是在西方,作为普通人想实现阶层跃升,拥有休闲的生活方式真的是太难了。

 幸运的是,咱们都赶上了人类的好时候。工业革命以及之后的一系列科技进步,让社会经济总量有了质的跃升,人类整体生活品质从此发生根本改善。

 现代教育体系让更多的人走进学校有读书的机会,现代商业体系挖掘出了一个个商业天才,总而言之,现代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制度相对于古代更有助于普通人实现阶层跃升。

 

 我们国家最近这几十年,更是梦幻般的岁月,应该是中国历史上最容易实现阶层跃升的时期,没有之一。同学们可以看看你的祖父一代,看看他们的居住地,了解一下他们的生活状态,你会顿悟阶层跃升就在身边。

  有同学们就问了,既然我们已经实现了阶层跃升,为什么没能实现古代士人阶层的休闲呢?

 

 德国哲学家马克斯韦伯写了本很有争议的书《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主要讲的就是新教教徒的思想影响了资本主义发展。

 新教和传统的天主教都属于基督教,但天主教主张虔诚地苦修才能进入天堂,对“肮脏”的工作很是鄙视,这个当然有利于大家休闲,但生产力肯定看着它不顺眼。

 

 新教则充分肯定了世俗生活也是为了“上帝的荣耀”,把做好工作视为基督徒的“天职”,这种情况下,没日没夜的工作已经成为精神需要,休闲都感觉灵魂不安。

 新教强调禁欲主义,挣了钱不能花天酒地,只能扩大再生产,挣更多的钱。然而,教义很明确,“富人进入天堂,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钱挣得再多也不是你个人的,是上帝安排给你的,钱还是要归还给社会。一些西方富豪动不动就捐99%的财产,那都是新教给打的思想底子。

 

 美帝为什么200多年就把一个原始的北美洲建成了超级发达国家,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以“五月花号”为代表的清教徒作为最初的殖民者,恰恰是新教里最严格的教派。丹尼尔布尔斯廷写的《美国人:殖民的历程》有助于大家了解这段历史。

 话也说回来,为什么现在的美国有了衰退迹象,以川建国为代表的传统保守势力为什么走上舞台,为什么一个移民组成的国家开始反移民,答案就是美国正丧失其自摇篮时期的新教信仰,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走向了反面。(参见美国保守派领军人物布坎南的《一个超级大国的自杀:美国能挺到2025年吗?》)

 越来越多的富人变得贪得无厌,华尔街那帮食利者胡作非为引发世界性金融危机;越来越多的普通人不想干活儿,还要生活得体面,美国日益变成先辈们不认识的怪物。当然,老欧洲在这方面走得更远。

 

 而中国这几十年为什么发展得快,恰恰是我们的人民有着适应工业化大生产的核心品质,辛苦地工作,努力地攒钱,永远对生活充满期盼。

 我们的GDP已经稳居世界第二,但在国家仍需快速发展的大背景下,最不能出现的就是小富即安。我们的年轻人如果也染上一些美国人的坏毛病,不再勤奋,不再节俭,那我们就没有理由对未来特别乐观。

 

 可以这样说,人类走到这里,生产力的发展不允许再出现一个阶层只吃不干,哪个国家逆历史潮流而动,结果都是啪啪打脸。

 国家尚且如此,个人就Fire了。这是个英文单词,可以知道这种生活方式确实源自西方。但人家的智者都认为是糟粕,咱们自己更要慎重看待。

上一篇:从715聊一聊工作与休闲

关注
二十多年人力资源管理和职业生涯辅导经验,希望我的文章或咨询可以帮助到更多的职场人士。著有《朝着阳光走——20个有温度的职..
今日打卡案例 27004 已人打卡
【理论学习】员工拒绝调岗,公司能否辞退,HR你怎么看待?

完成打卡即可领取精品资料及积分奖励!

直播推荐 更多 >

带你玩转2号人事部—搞定招聘

桃子老师、2号学习委员  

直播中 889

下载
APP
扫码下载三茅APP

扫码下载三茅APP

微信
关注
扫码关注三茅微信

扫码关注三茅微信

客户
服务
在线咨询 意见反馈 0755-26555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