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茅

推荐 产业就业与职业的三重门

2018-08-06 08:33:52 阅读(2958) 评论(5) 收藏(18)

序:

    为什么最近两年的生意越来越难做并且会越来越难?为什么说房地产行业进入3.0时代之后的核心能力是跨界与运营而非售楼?为什么说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的商业模式都有缺陷?为什么说职场人最大的竞争对手看上去是AI其实是自己?为什么说创业门槛会越来越高并且变成有钱人的游戏?为什么说未来的职业生命周期与产业的生命周期都会变短?为什么说未来的就业方式主流会是松散型、斜杠型和短期型而且不再有终身只从事一个职业的情况?

    我不懂宏观经济学、也不是做产业研究,无法给出权威的解释,但是,以上问题其实不必用专业知识用常识也能找出答案;所以,今天就扯闲篇,以一个HR顾问和曾经的创业者的角色,来谈谈我的感受和观点——下文的观点不一定对,欢迎与我互动。

    今天的话题无关乎HR,关乎每个生意人和职场人。


正文:

一、为什么说最近两年的生意越来越难做并且会持续下去?

    首先,生意从来就没有好做过。所谓的好做或难做,其实都是相对的;并且,即便在同一周期内,不同行业的好坏/景气指数相差极大,所以,不能用一刀切的视角来看待,还是需要具体行业具体分析。当然,周期性的经济衰退除外,例如1988年东欧剧变、日本经济破灭、中国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CPI高达18%),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汶川地震,而当前所在的2018年,也是内忧外患并且此次危机比前几次都来得更猛烈、更彻底……

    之所以说最近两年的生意越来越难做并且会持续下去,最主要的原因有三个方面,一是产能过剩、二是供需不平衡、三是高房价的副作用。

1、产能过剩的实质是低端供给侧的同质化竞争,导致厂商大面积亏损。

    低价低质没有谁是赢家,没有谁能够独善其身;并且,要素成本、劳动力成本持续上升,低价战略/成本领先难以维系,所以,大面积亏损就成了必然。

    尽管拼多多的异常火爆说明了在消费升级的同时依然存在消费降级的普遍需求,但绝大多数厂商都无法从中盈利(山寨与假冒不算),最多只能通过消费降级的需求来提高产能利用率,或许能带来流水但恐怕很难带来利润。

2、供需不平衡的根源是厂商无法满足消费升级的需要。

    从数码产品,汽车、药品、日用品到汽车,再到几乎所有的工业品,但凡技术领先、性能先进的工业品,大多数都依赖进口——海淘、代购之所以那么热,说明需求尤其是品质需求和高端需求一直都存在,只是国内厂商无法提供,那么自然就转向进口。

    尽管中国制造在最近几年有了明显的进步,但距离国际领先水平仍有较大的差距,在此期间,这个供需不平衡的矛盾要解决只能依赖进口。而产品领先战略、高附加值高技术产品的供应,短期内国内厂商还无法实现。

    以手机为例,为什么华为手机的份额能够打败三星?看看华为对研发对精密制造的投入就知道答案,供给侧的转型升级其实没有捷径可走。

3、高房价的副作用是严重压缩了消费者房屋按揭之外的其他支出。

    收入要提升只能靠业绩尤其是企业的业绩,但绝大多数行业的企业经营状况都乏善可陈,以北上广深为例,自2001年至今,房价的平均涨幅都超过10倍,但收入水平却只增幅不到5倍;对于那些没赶上房价低谷时购置房产的人们而言,生活压力可想而知——每月收入里近半(甚至更高)用于按揭,怎么可能还有富余的钱用于消费?何况还有高昂的子女教育未计算在内。

    高房价的副作用还远不止于此,高房价、高地价会抑制企业的创新和研发投入,做实业太苦又不挣钱,全民都炒房炒地,结果产业空心化,到最后的结果很可能就是从全国性的金融危机演变成经济危机、乃至社会动荡。

    现在该给进入深水区,外加贸易战,所以,苦日子应该还会持续下去并且不会终结。


二、为什么说房地产行业进入3.0时代的核心能力是跨界运营而非销售?

    在房地产的1.0时代,房地产开发企业的盈利模式非常简单:拍下土地,少交、缓交土地出让金直到拿到银行开发贷款,然后囤地不开发或延迟开发,再出图纸让乙方(施工单位)负责建设,在满足了预售条件之后申请五证再卖给购房者——靠土地的溢价实现盈利。至于拿地前的研判,基本不存在,因为资金成本低而且大部分资金都是从银行获取,自有资金很少,所以最坏的结果就是房子卖的慢一些而已。理论上上可以躺着挣钱,很容易就实现“睡后收入”。

    在房地产的3.0时代,首先城镇化程度已经很高,同时棚改和拆迁工作已经完成了大半,加上地价高涨、人力成本居高不下,而且房地产调控政策越来越严,开发商已经很难从银行获得项目贷款,外加资金成本越来越高,最关键的是一二三线城市居民的住宅自有率与商业综合体的密度越来越高,所以开发商很难通过拿地盖房卖房,或者通过商业体招商收取租金来实现盈利(传统商业的业态普遍面临电商的冲击,且规划和业态太落后,故商户大面积亏损伴随招商难)。

    最近又在推行共有产权房和自持物业以租代售,这些举措都是为了平抑房价,效果如何在此不表,但对开发商而言,意味着需要从拿地评估、业态规划、融资与资金管理、项目管理、招商等方面进行全方位的转型与升级,并且,无论开发商是否愿意是否有能力,都不得不直面跨界运营——从慢时代进入快时代,如碧桂园的高周转模式和万科的自持模式;从盖房子卖房子进入精细化跨界运营时代,进入零售、娱乐、影院和酒店业,如万达和中粮。所以说进入3.0时代的房地产企业的核心能力是跨界运营而非销售,这也从侧面解释了为什么在传统行业里,房地产开发企业是最早试水组织发展的行业。


三、为什么说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的商业模式都有缺陷?

    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不是因为看到了现在的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还处于亏损状态、所以才推导出这个结论,而是对这些互联网公司的基因与盈利模式本身进行分析之后,得出这个结论。

    以BATJ为例,看看这些互联网独角兽的商业模式如何。

    百度起源于搜索引擎,2017年营收848亿元、净利润183亿元,成绩单很漂亮,但是别忘了搜索引擎只有这一家(google在中国被封杀,bing、360和搜狗的份额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其中,百度当前的几类业务里,真正挣钱而且挣大钱的只有搜索引擎推广,百度云和爱奇艺还处于亏损状态并且短期内看不到盈利的可能性。此外,百度的AI和无人驾驶还处于研发初期,距离大规模商用仍有相当长的路要走,所以暂不计入。

    阿里集团2017年营收1582亿元、净利润578亿元,是全球最大的移动经济体;目前最成熟且已经稳定盈利的业务有B2B模式的阿里巴巴和淘宝、B2C的天猫、蚂蚁金服。阿里巴巴集团的其他业务还处在上升期,尽管暂未盈利但相信实现盈利也是指日可待。而作为试水之作的新零售之盒马鲜生,目前也还处在亏损状态,但盈利前景不详。

    腾讯2017年营收2377.6亿元,净利润715.1亿元;尽管腾讯的基因是做游戏,也贡献了利润总额超过40%的比例,但腾讯的盈利模式与前两者不尽相同——前两家公司是自己搭建平台自行运营,而腾讯则始终围绕社交与游戏这两个核心场景,其余业务基本都是通过投资布局而非自己运营的方式来实现投资收益。例如,最知名的有美团点评、京东、滴滴、罗辑思维/得到APP、快手、知乎、蔚来汽车、摩拜、中国联通、快法务、链家、唯品会、每日优鲜等,通过投资来构建一个腾讯帝国。

    京东2017年营收3623亿元,净利润50亿元;京东业务涉足三大领域,一是电商、二是物流、三是金融。目前盈利的业务是传统业务电商,以及金融业务,物流业务还处在亏损状态,而涉足新零售的7Fresh目前的经营状况未知,但推测应该也还处在亏损状态。

    而合并之后的新美大,虽然市场份额过半但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当前美团也在南京尝试进入打车,但这种学滴滴靠烧钱来补贴的模式本身就不可持续,更何况各地对网约车的政策又有诸多限制,所以,新美大未来是否以及何时能实现盈利,目前还存在太多未知。

    今日头条主业是资讯推荐类的APP,广告费/推广费是其唯一的收入来源,方式非常单一,并且还会遭遇其他巨头(腾讯)的围剿,并且头条与用户之间的黏度很低、替代性很强,因此,我个人认为今日头条的商业模式存在较大的缺陷且难以持续。

    其余的互联网公司,如几大二手车平台,始终想致力于革掉线下二手车商的命,但其当前的业务定位决定了他们只能承担起信息中介而无法承担信用中介(对车况真实性负责、起到担保责任)和服务中介(代办过户手续)的特点,决定了这些二手车平台根本无法实现其广告所述的XX项检测不吃差价等广告宣传语,也无法对车况的真实性和完整性负责,所以,未来要实现良性发展的话,这几家二手车电商就需要布局线下门店、把业务做重,以及承担起信用中介的职责就成了关键成功要素。

    其余B2B与B2C与C2C的互联网公司还有很多,篇幅所限无法一一列举,但是,如果从商业的本质、从业务的性质和范围分析,不难判断其商业模式是否存在缺陷。最简单的方法是:该公司的商业模式是否可持续,商业生态是否健康是否完整。

    我其实特别担心现在的很多小朋友们,他们都想去互联网公司上班,一是年轻人扎堆、二是薪酬普遍高于传统行业,看上去的确很美;但是,如果互联网公司的盈利模式没有重大调整还是这种烧完美好融资换一个接盘侠/IPO,或者没有接盘侠也没IPO的话,到时候还是免不了沦落到被裁员被减薪或者拿一笔遣散费走人,继续找下家的结局,细思极恐啊…


四、为什么说创业门槛会越来越高并且变成有钱人的游戏?

    这里不谈时间成本与机会成本,只谈经济成本(下文引用自《天堂在左,创业往右》)。

    以北京为例,如果是开公司,假设初期规模在5个人(包括自己)左右,假设办照办税控顺利,需要准备这5个人至少半年的工资与社保,以及办公室租金、基本的办公设备,大约5万元的推广/营销费用,再加至少3个月的流动资金;这样算下来的话,大约是:

    工资与社保:按每人每月1.5万(实际税后员工到手也就1万左右)计算,半年为540000元;办公室租金:租赁一个商住两用可注册公司,面积70平米左右的公寓,月租大约7000元,半年租金42000元;办理各种证照与购买办公设备:按20000元计算;50000元的推广/营销费用;3个月的流动资金,按每月20000元计算,小计60000元。这些初始投资和备用金合计70.4万元。

    如果是开店,时间在2017年之前还好,但2017年之后,在北京开实体店,无论是餐饮、美容美发美甲、宠物或其他生活服务等几乎所有行业的实体店,不仅存在投资成本越来越高的问题,还面临合适的店铺绝迹或无法办理执照与许可证的问题;而事实上尽管有许多商业综合体有富余的店铺或出租或转让,但其实这些商业综合体所在的区域的居民结构与可支配收入水平和商业成熟度,远远无法支撑起超饱和的商户数量,所以,就算在这些商业综合体找到店铺,开业就注定了必然倒闭关店。此外,即便是在成熟的热门商圈,传统的实体店同样面临来自其他行业的跨界打劫,尽管媒体一直在鼓吹传统行业也需要互联网+、需要跨界、需要互联网思维,但这对从业者的要求极高,无论是成本还是能力,99%的从业者都无法满足。而就算是具备,做实体店需要投入巨大的资金和人力物力,但所获得的收益却远远抵不过对应的财力和精力投入;依我看来,这样的实体店,不做也罢。

    更重要的是,由于北京市在推行非首都核心功能疏解与产业转型升级的地方政策,北京市已经不再适合一般性行业的实体店创业(备注:首都核心功能定位是四个中心,分别是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创新中心),并且北京已经开始加速一般制造业与贸易流通(批发零售)的对外疏解——种种举措之下,可以理解为:除了高科技高附加值的文化创意产业、创新行业与金融业之外,北京已经不需要也不引进其他行业以及相关就业。所以,以北京市为例,几乎所有行业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招人难、招人贵的局面,这种现象的背后,不仅是人口结构和数量的变化在发挥作用,还有地方政策的原因与产业政策原因。

    如果是当下比较热门的互联网行业或软件业,那么创始人实际的创业成本还会高出许多,因为互联网相关行业与软件行业虽然都属于轻资产运营行业,但由于当前普遍面临人才相对稀缺以及人力成本高的特点,所以实际创业成本至少都要有500万或更多;而如果是金融业,实际上绝大多数创始人都不具备创业的资本金,即便是对资金要求最小的金融服务业,例如金融信息中介或保险经纪保险代理还是服务中介(如第三方理财公司),注册资金与运营资金至少都是千万级起;如果是涉足小额贷款、融资租赁或第三方支付,注册资金与运营资金至少都是亿元级。当然除了资金,还有更大的障碍是牌照问题,篇幅所限在此不表。

    所以,创业现在已经成了有钱人的游戏,屌丝或普通人是不太可能拿出一两百万去创业的,何况自2016年之后在北上广深创业的头三年死亡率超过90%,期间要往里投入的资金不会少于300万;所以,绝大多数人是不适合创业的,所以创业只适合那些不差钱的有钱人——要知道,现在的VC可不会傻到创始人不投钱、都由VC来投钱,这个不存在的。


五、为什么说未来的职业生命周期与产业的生命周期都会变短?未来的就业方式主流会是松散型、斜杠型和短期型而且不再有终身只从事一个职业的情况?

    VUCA时代,一切都进入了快进模式:行业的生命周期、企业的生命周期、产品的生命周期,统统都在缩短。同时,伴随着技术的演进,AI与机器人的应用范围不断扩大,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公司从自动化发展为无人化与少人化,并最终在不太远的将来进入智能化。(在拙作《818组织发展的皮》系列文章中有更详细的论述,有兴趣的朋友们敬请点击浏览)

    机器人、AI在不断的取代那些重复性和简单判断的工作,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不断的学习新知识和新技能,以确保我们所掌握的知识与技能跟得上淘汰更新的速度。所以,未来也不可能会有一成不变的职位和职业,新岗位、新工作的更迭速度会加速,相应的,职业的生命周期也在不断的缩短。

    与之同时,还会有越来越多的职能通过社会化的方式外包给专业机构,帮助企业聚焦核心职能与核心业务,这的确会加速许多岗位的消失但也会创造许多岗位的出现。所以,在不遥远的未来,松散就业、弹性就业、短期就业、多元就业/斜杠就业会是新常态,无论你我是否愿意。

    至于斜杠就业,其实就是每个人会有多个职业身份,而这些职业身份可能是跨界的也可能是不跨界的。例如我,既是一个HR顾问和讲师,也在运作着你们正在看的这个公众号,同时还是一家公司的常年顾问;也许未来这个斜杠还会更多,但这并不是通常意义上所理解的兼职或者主业副业的概念,而是我的多重身份标签与职业标签。


六、为什么说职场人最大的竞争对手看上去是AI其实是自己?

    回到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在纺织机发明之后的不到100年时间内,英格兰纺织业所雇佣的劳工总数,比约100年前增长了100倍;纺织业的从业人员则在纺织机发明之后的不到30年时间内,从8000人增加到了32万人,增长了大约40倍。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其实想说明的一点是:任何新技术新设备的应用,的确会取代一些旧的职位以提高劳动生产率,但还会因此产生出许多新职位;例如机器设备的维护、安装、操作等职位。似乎,在新技术新设备与人之间存在着某种能量守恒定律——旧的职位被机器所取代,但新的职位也出现,此消彼长实现某种微妙的平衡。

    同理,AI和机器人的确会革掉一些岗位的命,但也会创造许多新的岗位。问题在于,这些被革掉的岗位几乎都是那些替代性强的、附加值不高的岗位,而新出现的岗位一定是替代性低、附加值高的岗位,而是否能够胜任新岗位所要求的知识、技能与素质的要求,才是关键。

    所以说职场人士最大的对手其实不是AI也不是机器人,而是自己。


结束语:

    产业决定就业,就业决定职业。我们不知道未来会不会变得更好,但我们知道除了革自己的命,我们别无他法。

革命,从现在开始,从自己开始!

(本文版权归作者及三茅人力资源网所有,如需转载或摘录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818组织发展的皮》系列(第... | 下一篇:城里的月光&外面的世界:HR的...

wang4321

5楼 wang4321

说得好!

2018-08-16 09:07:16 回复 赞(0)
周子瑜

4楼 周子瑜

不错的分析!

2018-08-15 14:46:00 回复 赞(0)
特普斯歌利93992

3楼 特普斯歌利93992

高房价的副作用还远不止于此,高房价、高地价会抑制企业的创新和研发投入,做实业太苦又不挣钱,全民都炒房炒地,结果产业空心化,到最后的结果很可能就是从全国性的金融危机演变成经济危机、乃至社会动荡。说的很到位!!

2018-08-14 10:59:27 回复 赞(0)
rita可不可以

2楼 rita可不可以

怎么关注作者?

2018-08-12 11:40:21 回复 赞(0)
梁细细

1楼 梁细细

深刻,现实,我决定关注作者。

2018-08-08 16:22:03 回复 赞(0)

订阅
杨钢,独立HR顾问/组织管理顾问/培训讲师,十四年管理咨询经验,在薪酬福利、股权激励、绩效管理、运营管理、任职资格与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