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茅

丑话的禁忌与HR管理的边际

2018-04-16 12:31:35 阅读(4172) 评论(2) 收藏(12)


      昨天在地铁上听“得到”。回顾了一集罗胖的“逻辑思维”。讲的是——“脏话”。

      罗胖的理论很有意思,他把“脏话”上升到了哲学层面。他认为脏话是人们发泄极端情绪的第一出口,是“禁忌”之外语言的尽头。为此还专门举了个例子——日语中没有脏话,最脏的“八格牙路”也不过是“混蛋”的意思,跟普遍脏话中含有的排泄物和性器官都不相关。这是因为日语有一套“敬语系统”。当人们表达不满想要突破语言“禁忌”时,仅需打破“敬语系统”即可,完全用不到更下流的脏话。

因此,脏话的产生仅仅跟人们想要打破“禁忌”的特有心理有关。

      仔细想想,这个论点可以引申到很多领域,这也给大师兄的HR管理落地问题,带来了别具一格的思路。

      “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中”。凡人逃不开人性。每个领域都有一圈“禁忌”的围墙,里面的人个个都想出去,不同的是有的止步于想、有的付诸实践而已。这就是人性。

      制度即“禁忌”的围墙。既然人性中都有冲破“禁忌”的本性,那如何执行?


      咱们先不讨论答案,把视角再次回归“脏话”这个原题。

      虽然脏话千百年来屡禁不止,但在道德维度上它仍旧被主流抛弃。“说脏话不好”已经是社会普遍认同的道德标准。在社会秩序和道德秩序领域,对脏话的定位也极为明确。但由于脏话本身的危害性并不直接,因此也没有反作用于对社会道德体系造成影响。反而有个别时候因为有了脏话的发泄,可能会避免一些更极端的道德事件产生。

      由此表明,脏话这种语言禁忌之外的尽头,并非属于对道德体系有极大破坏力的能量。换一个角度来讲,还对道德体系的长期维护,有着细微的作用。


      如果拿制度的边际来类比,脏话类比的行为可能是略超制度边际的负面行为,但此行为本身对制度执行的全局影响较小。

      这么一说大家就明白了。也许是某部门在招聘任务紧急的时刻,明知道有招聘需求申请流程却偏偏懒得执行;也许是某员工,明知道商务仪容规定却偏偏过量佩戴了饰品;也许是某主管,明知道团建费用标准却偶然超了预算……

      既然脏话同制度外行为有了较明确的类别,那么怎么设定制度边际,又怎么执行?这是个亟待解答的问题。


      罗胖对脏话的使用情景也做了一定的分析,大师兄总结下来,脏话存在下列三种特性:


      第一,脏话在陌生关系中不能使用。

      熟人和亲人在交流过程中,有时候会使用一两句脏话显示较为亲密的关系,而陌生关系的对象则不能使用。


      第二,脏话不能由家长传授给孩子。

      脏话是成人阶段之后,非陌生关系的对象测试和加强相互间关系的工具,但仅限于成人世界。孩子在什么时段接触,由什么同类传输都属不可抗力,但绝不能由家长传授。维持家道尊严必须遵守这个原则。


      第三,脏话或赃物在不同环境下可能有截然相反的定位。

      所谓的“脏”,在不同位置就有不同的结果。菜汤在碗里即为“净”,在衣服上即为“脏”。就是这个特性的真实表现。


     根据上述结论,咱们回到刚才的问题。

      怎么设定制度边际,怎么执行?

      大家都知道,制度的边际和制度的细致程度有关。越细致的制度边际越远,控制的范围也就越大。很多企业希望自己的制度制定地尽可能详尽,这样有助于规避更多的未知风险,更标准化地控制员工行为。

     殊不知,制度的精细程度同管理成本的增长同步关联。越细致入微的制度,管理成本越高。同时由于管理成本的边际递减效应影响,制度精细程度的提高率会逐渐低于管理成本的投入率。这也是大规模企业管理成本逐年提高,但内部工作效率却逐年降低的原因。长此以往,形成“大象转身难”的常态管理难题。

      因此,量身定做的制度边际正是企业制度设定需要遵循的第一原则。其次,制度清晰化、明了化、简单化也是需要注重的原则。


      举个例子说明。


      某企业的考勤制度规定员工上班必须打卡,迟到按事假扣款。迟到免责有四类:第一类是交通或其他不可抗力,审核和复核资料是官方证明材料等;第二类是前一晚加班时长超过一小时,拥有等比例时长的调休,审核和复核资料是加班审批证明材料;第三类是忘记打卡,每月有三次机会,审核和复核资料是部门主管证明或监控视频查询等;第四类是临时病事假,审核和复核资料是主管证明和医院及其他官方证明等……

      这样的制度虽然对各类情况的预警都有了较为详细处理要求,但一来会耗费大量管理成本,二来给员工造成了较差的在职体验。要解决这个问题,仅需引进更好的工具和修改一点制度细节即可。

      例如引入人脸识别或指纹门禁系统,门禁和考勤记录合二为一,就排除了员工忘打卡情况出现;在允许的时长范围内(例如上班一小时内和下班一小时内)设置灵活考勤制,就避免了不可抗力迟到或加班调休迟到的各类证明材料的出具和审核等一系列麻烦等……


      在设定了制度边际问题之后,下一步是确定制度执行的力度控制。

      企业管理面临的是每个独立的个体人。那就必然意味着在统一的制度标准中,一定会有不同的特殊情况出现。因此在制度执行过程中既要保证制度的权威性,又要保证人文关怀和企业文化的传递。这就对执行者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中国人讲究行事“张弛有度”,然而这个“度”的把控是非常之难的。大师兄也在这条路上艰难寻找着“临界点”。


      然而基于脏话的禁忌这个话题,给我们指示出了一个很独特的思维视角。循着语言禁忌的三条特性,我们试着找寻一下制度执行力度的三条原则:

      第一条原则:跨部门/跨模块的制度对接必须严格遵循标准流程(脏话在陌生关系中不能使用)

      垂直部门内的工作安排及合作体系,由于管理者集中为一人的缘故,责任出口一致,因此内部流程出现部分偏差,对整体绩效的影响可由管理者自由把控。然而跨部门或跨模块的衔接合作,由于责任方增加的原因,一旦衔接流畅和制度执行有偏差,很容易影响后续合作效果,进而影响到整体产出。因此在跨部门/跨模块衔接过程中,制度或流产的执行必须严格遵循标准,一丝不苟。

      

      第二条原则:管理层违规必须严格惩罚(脏话不能由家长传授给孩子)

      在制度执行监督过程中,掌握处罚力度的一般为各级管理者。由于管理者对制度流程制定的动机有更详实的了解,因此在执行制度上必须以身作则。这不但是对管理者管理资质的基础要求,同样也为管理者实施管理提供了更优越的文化条件。


      第三条原则:掌握“特事特办”的问题应变能力(脏话或赃物在不同环境下可能有截然相反的定位)

      长途车司机大白天闯红灯要不要受到交通处分?

      如果这个车内有悍匪正威胁全车乘客的人身安全,司机出于引起警察注意的目的故意为之的呢?

     上面的例子的证明,制度的违规,有时候需要“特事特办”和随机应变的处理能力。在一切问题面前,记住大师兄那句常说的话“凡事追本溯源,保眼前迷雾尽散”。

      回到案例,《道路交通安全管理制度》最核心的词语是哪个?

      是“安全”。这是制度制定的动机。有了这个动机,长途车司机的行为就很容易判定对错了。与闯红灯相比,哪件事更能保证公众的安全?

      后面的分析,不需要继续下去了吧~~~

(本文版权归作者及三茅人力资源网所有,如需转载或摘录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治愈系”HR管理的成败,竟然... | 下一篇:做“头号玩家”——如果世界是...

运智

2楼 运智

角度很新颖,很实用,赞

2018-04-26 09:32:21 回复 赞(0)
无泪198612

1楼 无泪198612

不错

2018-04-20 08:41:49 回复 赞(0)

订阅
姓孙属猴人称大师兄。曾经任上海财经大学继续教育学院人力资源总监。精通招聘配置、薪酬绩效和组织发展模块。拥有近20年人力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