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茅

推荐 培训缤纷录:逆风而行的《培训革命》

2017-12-06 16:25:30 阅读(357) 评论(3) 收藏(4) 分享到: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到腾讯微博分享到QQ空间


      2012年,我完成了对国内外培训的考察,开始整理手中的资料,并且将其中那些存在疑义的内容一一列出。

培训领域是现象级的领域,这并不是因为它包括了太多的现象——事实上,我们同样能够找到类似的领域,比如人力资源——恰恰相反,这个领域就像猛然倒出的啤酒:泡沫如此丰厚,以至于我不得不直接丢掉了大部分的内容,才能一窥究竟。

      对此前对于欧美国家的研究中,我深刻地感觉到工业革命对于欧洲文明的影响之深远,你可以毫不费力地在培训教材里找到弥散着浓郁工业气息的篇章。基于大工业和现代制造业衍生而出的培训建制狠狠地烙下“精确”的徽章,这让我非常惊讶。而更令人意外的是,国际培训行业整体更新速度之慢超乎想象。

      与英国人的谈判中,他们说:你太超前了,这种思想太新了,不安全。美国人则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就像对待溜进他们后院的浣熊。而在ASTD年会上,培训不再是唯一的主题。在我看来,这些现象显然是由于社会需求在起作用。虽然每个人都要正视这件事,但并不意味着社会潮流就是正确合理的。

      于是,我决定把自己的观点写进书里。

      2012年7月29日,我坐在阳台的写字台前,写下第一个章节的名字:混沌的繁华。第一章很快就写完了,然后是第二章。正在写第三章的时候,父亲打电话过来,要求看电子版。

      我迟疑地将电子版发到他的邮箱里,忐忑不安地等待回复。

      “这是什么?”电话里冷冰冰的声音。

      我不禁打个冷颤,十分钟体无完肤的淋漓批判,以“重写!”结束。

      学术无父子,我心悦诚服。

      当晚,我吃了顿牛肉火锅,删掉了已经写了两万多字的稿子,鼓足勇气,重新开篇。

      这一次,仅第一章就花费了两个星期,经过反复检查,我再一次点击了“发送”。

      整整三天,没有动静。

      第四天下午两点多,我静静地坐在藤椅上读书,阳光斜射进来,暖意融融。

      电话陡然响起。

      我一个激灵弹起来,差点撞到面前的茶几。

      抓起电话,听筒里是母亲的声音:“他说,这次的还带那么点意思。”

      我如释重负。家里守着个老专家,唯有埋头求进,表扬是不敢奢望的,他在柏林折桂入典的时候,我还在上初中。

      接下来的一切顺理成章。我如履薄冰,扎扎实实地写完了后面几章。令我感到意外的是,长达几个月的时间里,父亲再没有过问此事。我更加谨慎地反复考察已经写下的篇章,一小段一小段地重新阅读,拆开再合拢,再分列主题,重新编排,越做越觉得细节上漏洞不少,这又促使我加大审稿的力度。如此一来,又过去了一年光景。

      2014年春节前,《培训革命》杀青。父亲得到草稿后,并没有提出疑义,但在副标题的选择上,他建议还是针对中国目前培训产业的现状。至此,《培训革命——写给中国的培训师和培训行业》一书成稿。

      然而在与出版社洽谈时,又遇到了问题。负责封面设计的设计师给出了一大排设计稿,都被我婉言拒绝,我坚持使用自己的设计稿作为封面。因为这件事,竟然耽搁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期间还向我索取身份证的扫描件。三月初,出版社的一位负责人邀请我到他在运河明珠的办公室,简单的寒暄之后,他拿出几本书来。

      “你看”,他操着清新的南方口音说,“现在培训师这一类的书都是封面大照片,抱着肩膀或者手插到裤袋里。只有你不同意我们的设计。”

      我没说话,神情不容商榷。

      他微笑,“今天请你来,就是说说这件事。”

      我有点不高兴,我曾经灌了满耳朵关于出版行业的事,虽不知真假,但毕竟市场环境是这个样子,难道真的因为我不肯妥协而延误出版甚至拒绝出版?我打定主意,宁愿不出版也决不妥协。

      “我仔细看了看你这本书,”他推了推眼镜,盯住我,“说句实在话,你这本书是这么多年来我见过的批判最凶、揭露业界下手最重的书。你把人家避讳的都说出来了,你这书一出版,肯定要热闹。”说“热闹”的时候,他的发音重得可爱。

      我静静地听着。

      “这个书是我们社长和老主编亲自审的稿,一个字都没改。老主编说,这是近十几年来难得一遇的好书,作者功底扎实,文字驾驭能力很强,言辞犀利,大刀阔斧,毫不隐晦,看得出这人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但是他不相信作者只有三十几岁,所以才跟你要身份证扫描件。”

      我恍然大悟。

      “社长交代,这个书的内容很严肃,分析也很深刻,定位应该是培训哲学书,不能按照‘畅销书’包装,一定要设计一个匹配的封面。我们就把你的设计稿给他看,他说‘我就说写这个书的肯定不会是社会上走商业路线的那帮人,他自己设计的封面就是按照学术研究的路子来的,很好!’他嘱咐我们按照‘长销书’设计包装。”

      我点点头,“所以——”

      “所以,”他笑眯眯地说,“封面就用你自己设计的,我们再给书加一个腰封。”

      “国家不是刚出了文不许加腰封吗?”我问。

      “你消息很灵通啊,”他笑,“放心好了,这个我们来办。”

      临走的时候,他和我热情地握手,“你是培训行业的一面崭新的旗帜!”

      我很感动,同时也为自己总能遇到贵人而庆幸,我们后来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在学生们的鼎力帮助下,2014年8月30日,《培训革命——写给中国的培训师和培训行业》在北京全国政协礼堂华宝斋举行了首发式暨读者见面会。新华、新浪等十几家媒体做了同步报道。

      这本原创专著确实给我带来了意料之中和意料之外的麻烦,由于大多数观点逆主流,遭到了保守派的群发性攻击。然而就在此后的几年里,越来越多的培训人开始认同书中的观点。我也在线下培训的过程中积累了更多的经验,不断收获新的数据和反馈信息,结交了更多的学者专家。同一年,这些观点在与英、美国际培训的论战中取得先机,新的培训体系——以文明和社会发展为核心的培训体系得以确立。

      在十几年的培训研究中,《培训革命》是新思想的起点,也是我走向下一个阶段——认识论和方法论相结合的培训哲学——的重要标志。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在高度商业化和物质化的培训行业,闯出一条不追捧、不跟风、不媚俗、不刻板,敢讲真话、实话的务实之路。






(本文版权归作者及三茅人力资源网所有,如需转载或摘录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VUCA:好好学习,不卖单儿

慨慨

3楼 慨慨

在发布的文章中为数不多的短篇,没看过瘾

3小时前 回复 赞(0)
五恩心子

2楼 五恩心子

五恩心子的参赛主页-2017HR年度牛人评选-三茅人力资源网
http://www.hrloo.com/hr/special/px2017/detail?touid=1787640
欢迎友友投下宝贵一票

2017-12-08 11:46:52 回复 赞(0)
叶叶叶子

1楼 叶叶叶子

沙发

2017-12-06 16:33:49 回复 赞(0)

订阅
人力资本优化学者,“国际人力资本优化体系”知识产权所有人。剑桥、英国皇家行业协会、美国认证协会国际顾问,著有首部培训哲学..